戏剧

蔡敏不辜负自己遗憾便不存在

2019-11-08 22:00:4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interview

采访| May文| May图片丨Jenny排版|May

第72篇人物故事

蔡敏不辜负自己遗憾便不存在

蔡敏,重庆工商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院长。

-全文共3217阅读时间大约8~15分钟-

在爱好和学术研究之间,蔡敏找到了一种共通的属性,他会画画、文学创作,还拉得手风琴,独特的文艺素养让他在同龄人中收获了更多的养分与快乐。

在与他的聊天中,作为师者的智慧和坚持,被无形中放大与延伸,他是有魅力的。

“不好意思,下午还有一场篮球友谊赛,穿得比较随便。”

蔡敏不辜负自己遗憾便不存在

初见蔡敏,一套纯色运动套装立刻引发了我们的注意,精神气十足,没有一丁点肥胖的中年“油腻”感,仿佛还洋溢着一些青春的味道,作为已过知天命的年龄的人,这不容易。

有人问过他,为何保持了这么好的状态,他总是回答,可能就是因为爱打篮球的影响,运动有乐趣。

“养生”与“运动”看来还真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这是永葆青春的不二法则。

1st

蔡敏不辜负自己遗憾便不存在

1963年,蔡敏出身在川北——巴中县。父亲是中学的教书先生,那时说法叫吃着国家粮,母亲是民办老师,属于农村户口,用那时的话来讲,他的家里是半边户。

谈起对自己影响至深的人,蔡敏毫不犹豫谈起了父亲。

父亲喜欢文学、美术、音乐、运动,做着中学语文老师的工作,因广泛的爱好也能够教绘画,音乐。从文化上讲,蔡敏是受到了很好的教育。

“父亲年轻时候甚至考过演员,有演员的梦想。由于条件有限,最终梦想没有实现。”《大众电影》《电影创作》等五六十年代的老版杂志,蔡敏可谓是翻来覆去地看,父亲颇具艺术细胞的血脉也流淌在年幼的他身上。

蔡敏是有天分的。耳闻目睹下,打小开始,他就担负学校宣传队的主力队员,除画宣传壁报、搞创作,还会拉手风琴,全面地成长着。

用他的话说,过得很快乐,仿佛没有任何压力,直到升了中学后,天性使然的生活戛然而止。

“教育开始转型,要考试,就得以学习为主,当时最大的爱好就是画画,老师上课我也在涂鸦,不喜欢做题。迫于升学压力不能不放弃了画画。”

重压之下,最后蔡敏选择了相对合适自己的文科。为了让他转学文科,父亲和他沟通交流,绕着操场走了几十圈,促进了他弃理从文。

蔡敏父亲教书一辈子,对他而言,教书先生是一份有价值感的职业,可在那时蔡敏看来,觉得这没多大意思,在其他行业仿佛更能显身手。

“我的第一志愿是兰州大学经济管理,,第二志愿是西南政法大学法律系……”这是蔡敏计划中的志愿,无奈却被父亲鼓动,改成四川大学中文系、西南师范大学中文系……美名其曰兰州太远,地理环境其实不合适南方人。这其实是一个父亲作家梦的投射。

蔡敏能感觉到自己身处在一个尴尬的位置,但他不喜欢去抱怨这甚么,责怪父亲,觉得“不应当这样”,只是默默地听从了父亲的意愿。

当年,蔡敏以学校第一名、巴中县的第三名,地区前二十名的成绩被四川大学中文系录取了,满足了父亲让他学中文的欲望。

“我认为中文、师范专业出来自我成就感、社会认可度其实不高,尤其是在改革开放后,弄经济才是有面儿的事儿。”

这才是蔡敏最真实的想法,至于这种想法如何改变,以及是否会被改变,蔡敏自己也没谱,只是按照长辈的意见继续着。

他的生活里仿佛没有叛逆的基因,他知道,自己成不了“硬汉”,无论在天性上,还是教养上,都跳不出自小习得的规训。或许其中也有一部分源自其父亲看似温文尔雅,实则刚柔并济的“手法”。

2nd

1981年,蔡敏进入四川大学,学习其实并不算反感的中文专业,但学业完成后,他要干什么却有些迷茫。

在川大的几年中,蔡敏沉醉在博大精深的中文体系中,文史哲的书都读,他的文学素养不断增长。

在父亲理想的蓝图里,蔡敏应该继续畅游在学业中,考硕士、考博士,只是这一次,他并没有听从,反而选择从事与父亲一样的教书先生职业。

1985年,蔡敏分配至重庆工业管理学院,如今的重庆理工大学,任高校教师,教授语文及写作。

“我也不觉得这是个好分配,固然也并不坏。”这是兵器工业部的学校,那时候的年轻人对神秘的兵器行业有着天然的神秘感,觉得比较power,蔡敏也不例外,怀着一种向往而又忐忑的心情开始了犹如父亲一般,一眼能望到头的教书先生生涯。

那个年代的媒介不发达,乃至社交圈也小。在学校,蔡敏除了教课,剩下时间就是与小自己不过三四岁的学生一块玩儿,有的学生还比他大,从师生处成兄弟,多了友谊,少了呆板的关系。

起初的几年,蔡敏也不是没有遇到困境。“我不想留在高校,我想调出去,想去新闻单位。”

“为何”我问。

“看到其他同学热火朝天、摩拳擦掌地干,特别是当记者的,到处跑,虽然收入上差距体现也其实不明显,但影响上肯定是他们更大。”蔡敏答。

这一段时间里,他也觉得自己应当有些改变,懵懵懂懂中又想跃跃欲试。说起这些,他开始有些纠结。

这样纠结的生活一直延续了几年,直到某一天,蔡敏猛然发现,原来自己才是沉醉在乐园中而不自知的那一个。

“如果当时能让我换工作,我反倒不会习惯,也不会选择离开学生们。”

或许是血液里流淌着父亲的基因,又或者是从小耳濡目染下的熏陶的隐性基因。

逐步适应下来,蔡敏才发现适合自己的竟然是曾经不太看得起的教书先生,颇有些自我讽刺的意味,但深刻认识了自我也不失为一件有意义的事儿。

沉静在教书乐趣中的蔡敏,在1987年又做出了一个特别的决定——考研究生。

后来,分数如愿上了四川师范大学美学专业的线,但名额有限,要求调解。他找到母校川大,川大回复,调解可以,但有一个要求,“定向培养。”

父亲建议蔡敏继续深造,不过他不愿定向培养,不想失去自由,放弃了入学的机会。

此后十年间,蔡敏过着如一的生活,安居乐业成了主线。

3rd

这些年,蔡敏很少回忆起理想与现实的得与失,因为他觉得现在的生活就是最有意义的生活,而这都源自,33岁的自己做出的一个重大决定,唤醒了沉睡的“欲望”。

1997年,女儿刚满3岁,蔡敏迫切地想改变现状,踌躇不前只能原地踏步。

“下海的下海、当领导的当领导、弄学问的弄学问,我发现已失去了先发优势,也没有后劲,怎么办?选择读书!”自33岁起,他才依照自己的方向、自己的想法去做,权衡利弊,以最大的努力去追求未来。

那一年,白天带小孩,晚上看书、做题成了生活的重点,蔡敏享受这类充满“理想”的坚持,同年,蔡敏如愿考上川大研究生,就读现当代文学专业。

因而,33岁“高龄”学子同20出头的年轻学子一样,骑着自行车,穿梭在川大的校园内。兜兜转转,他还是走上了父亲希望的路,晚了十二年。

“毕业时,我就在想,重庆直辖后,很多博士都开始进高校,我想这硕士回去,可能也并不代表甚么,不能总是落后一步。”蔡敏有备无患,开始仔细审视自己的职业之路,如何不孤负自己,如何不留遗憾?

一日,蔡敏走在校园的林荫大道上,犹豫之际,无意中看到了新闻界传奇人物邱沛篁教授,博士生导师的讲座宣扬海报。

“突然发现川大新闻传媒专业开始招博士生了。”蔡敏仿佛发现了新方向,那一夜他兴奋得失眠了。

研究文学的太多,转而学新闻不失为一种另辟蹊径的“自我潜能发掘”。

加上,新闻人材缺口大,招收新闻专业学生的学校愈来愈多,师资不足;传媒的改革,使新闻教育的影响愈来愈大。

基于两个因素的叠加,从专业的角度看,从文学转入新闻更能满足社会的需要。

“我当时眼睛1亮,学新闻是我很早之前就有过的兴趣,我想读邱沛篁教授的博士。”犹如发现新大陆,他嘴角不自觉上扬。自此,36岁的蔡敏调头为自己的开辟了一条新的航线。

三年后,39岁的“高龄”博士如愿毕业,在重庆、成都、南京三地有高校同时抛来橄榄枝中,蔡敏还是选择了重庆的高校。

“重庆直辖,肯定有新的发展机遇,直辖后的几年里,重庆变化大,更觉得没有必要去外地,我的家也在这里,我必须回来。”蔡敏如是说。

毕业前夕,蔡敏对导师说:“我没有机会犯错了,已经快40岁了,如果20多岁犯错还可以改,博士毕业后要是在犯错,晃一下就到50岁了。”

一路走来,他跟着潮流,在时代牵引下,为自己规划了一条满意的道路。

没有依照父亲的节奏,蔡敏踩着自己的路前行,但他仍旧佩服着父亲的战略眼光。

“虽然是中学老师,但他的价值感、情怀还在,后来我到了大学,直到年龄慢慢增长,我才真切感受到我父亲所言。”

如今,很多同学反而开始羡慕起作为教育工作者的蔡敏,可以教书,可以做科研,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,也能看到实实在在的成果……

蔡敏知道,他没有孤负自己,留下人生的遗憾,这才是他自认为做得最正确的事。

“伟哥”变身成为治疗早期肺动脉高血压的新药Revatio

bossroyalviagra

吃了伟哥是什么感觉_吃了伟哥没什么感觉怎么回事

西地那非分子式产品结构式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